因熟女而身败名裂的主任

人妻小说   2021-05-12   加入收藏夹

  医院里,陆阿姨和王阿姨对副主任的「争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成都了,有不少医院、卫生局甚至是市里的领导都介入了进来,陆阿姨渴望的时机,终于成熟了。
  主任值夜班的时候,陆阿姨也给自己排了个夜班,下午的时候,陆阿姨叫我下了班后去她家。
  忙到了下班,已经快7点了,我赶紧往陆阿姨家里赶,进门之后,看见陆阿姨穿着浴衣,正在擦拭还有些湿的头发。
  「宝贝,哎呦,美人出浴了!」
  我调侃到。
  「都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形,怎么这么晚才下班啊?吃了吗?没吃厨房我给你留着呢,不冷不热的正好吃,赶紧去吃吧。」
  「没吃呢,知道宝贝儿心疼我,肯定给我留饭的呢。」
  「别贫了,小宝贝,先吃饭吧,我去换衣服了。」
  说着陆阿姨就回了卧室。
  吃完饭后,陆阿姨还没换好衣服,我就在客厅看了会电视。
  不一会,陆阿姨换好了衣服,进了客厅,从我面前的茶几边走过,去取放在旁边小沙发上的手袋,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从我身前走过,抬眼一看,长长的秀发盘在了脑后,形成了一个高下适中的发髻,前面的头发是「一九开」的斜刘海,整个额头都被发丝覆盖,有一种自然中带着妩媚、知性里透着随意的感觉。
  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短袖修身衬衫,V字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了一点深深的乳沟,也很好得了衬托出了她高耸的胸脯,下身穿了一条快到膝盖的黑色紧身包臀短裙,精致而富有弹性的短裙使她浑圆的翘臀完全的凸显了出来,裙摆往下,超薄的黑色长丝袜把她修长的美腿包裹的更加迷人,在衬衫和短裙之间,一条黑色的针扣腰带随意的系在了腰间,起到了很好的点缀效果。
  看到了陆阿姨的样子,我不由得惊叹到:「天哪!宝贝,太美了!」
  「小宝贝,你至于么,表情这么夸张?」
  陆阿姨的脸上有了一些红晕。
  「真的,太美了!宝贝,你色诱刘绍成这个王八蛋也用不着让他这样的饱眼福吧?他不是一直都对你很着迷吗?」
  「小宝贝,有备无患吗?准备充分点,把握也就大一点。」
  「唉,又便宜那个王八蛋了。」
  我悻悻的说。
  「小宝贝,这一次只要咱们配合的好,就是给那王八蛋的最后一次,既然是最后一次了,怎么着也得周到点吧。」
  「哦!」
  我点点头。
  「好了,小宝贝,出发吧。」
  出门的时候,陆阿姨换下了薄棉露趾拖鞋,特意换上了一双白底黑点高跟鞋。
  那王八蛋可真有艳福,我不禁暗骂到。
  8点多,我们去了医院,陆阿姨自己先进去了,10多分钟后,利用她给护士门派活儿的机会,我悄悄的溜进了她的办公室。
  派完活儿后,她回到了办公室,说办公室来没准会来人,我待着不太好,给了我VIP病区的钥匙,让我随便找一间病房待着,等她忙完了,会联系我的。
  拿上钥匙后,我问到:「宝贝,VIP病区还没有投入使用?这都好几个月吧。」
  「这不护士不够嘛,根本没法投入使用,现在普通病区的人手还不够呢,更别说开VIP了,目前新招来的一批护士正在紧急培训呢,下个月就能上岗,她们上岗了,就能投入使用了,所以VIP没人,你放心待着吧,困了睡会,无聊了看会电视,现在事儿多,过了12点,我基本忙完了,就去找你。」
  到了VIP病区,我随便找了一间病房,看了会电视,睡了一小觉,精神十足,看了看表,马上就12点了。
  12点刚过,陆阿姨打来了电话,问清楚了房间号,没一会就过来了。
  「小宝贝,你精神头不错嘛!」
  「睡了一会,舒服多了。宝贝,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我问到。
  「待会吧,我给你说下具体的实施步骤,还按那天商量好的来,不过地点改在了VIP医疗仪器区。」
  「宝贝,怎么好好的改地方了?VIP医疗仪器区在哪儿?」
  「小宝贝,就在三楼啊,刚刚装修好,前两个月因为装修,楼梯口封死了,所以你只能上到二楼。为什么选择VIP医疗仪器区?虽然2楼和3楼的构造和装修结构完全的相同,但是在2楼的套间里,里屋和外屋都有床,而3楼的套间里,外屋是办公室,里面只有办公桌椅,而里屋才有医疗床椅。因为仪器还没有完全配套,所以3楼的医疗仪器区目前也没有投入使用。」
  「宝贝,那你的意思是如果在2楼的话,外屋有床,没准他会直接选择外屋;如果是3楼的话,外屋是办公桌椅,那他一定会选择有医疗床椅的里屋了,对不?」
  我问到。
  「没错,选择3楼把握大一点,待会,咱们上3楼,门对门开两间仪器室,咱俩一人一间,进去之后,我就给那个王八蛋打电话,你在对面看着,等我和那个王八蛋进了里屋,你就进到外屋,拿到钥匙后,马上取证据,可能抽屉里面类似的明细表和合同比较多,找起来会费点事儿,不过最多半个小时也就找到了,找到之后,赶紧到复印室复印这些证据,复印好了,再把原件儿放回抽屉里,最后再把钥匙送回来就可以了。」
  「宝贝,你一个人能行吗?如果出现意外,你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对付不了他的。」
  「小宝贝,放心吧,我不会给他那样的机会的。即便出现了意外,我也想好了解决的办法了,等真的出现的时候再说吧,现在咱们按常规步骤来。好了,上三楼吧。」
  上了三楼,我们开了楼道中间的V309号和V310号两间仪器室,在V309号仪器室,陆阿姨拨通了刘绍成的电话。
  「……」
  「喂,主任,还在办公室呢?」
  陆阿姨问。
  「……」
  「我在3楼310室呢,想和你商量点事儿,你方便上来吗?」
  「……」
  「能有什么事儿啊?不就是副主任的事儿?你说这个王梦琪,这次换届有那么多空缺,她不去争取,偏偏要和我过不去。」
  陆阿姨佯装生气的说。
  「……」
  「就是因为是好朋友才生气呢,要不是好朋友,我也不会这样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她还要和我争,我就是气不过。你说她在办公室就是一小科员,我好歹还是个护士长呢,她这次要是上了位,不成我顶头上司了吗?我能舒坦得了吗?」
  「……」
  「我知道不容易,容易我也不找你了,我家里的关系我也动用了,可是现在老爷子退了好久了,好多人谁知道买不买账啊?人家老公可是市里的红人,还有王副院长,里里外外都有人,我能依靠的人里面,现在也就是你最厉害了。」
  「……」
  「主任,你就别谦虚了,你和财神爷蒋司长是铁哥们,你高升了副院长,只要你诚心帮我说句话,我还害怕争不过那个王梦琪吗?哼!这口恶气,老娘我一定要出!」
  「……」
  「哎呀,别电话里说了,你快上来吧,三楼310室,别带手机啊,别咱们在一起好好的,你电话又响了,干脆直接关了得了。」
  「……」
  「好,我等你的,快点啊。」
  挂了电话,陆阿姨说:「小宝贝,待会注意隐蔽好,别让他看见,我现在到310等他了。」
  「嗯!」
  我点了点头,陆阿姨出门的时候随手关了309的电灯。
  陆阿姨过去后,刚刚开了灯,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楼道里就传来了推门的声音。
  「真是色欲焚身,可真够快的。」
  我边骂边赶紧轻轻的关上了309的房门,躲到了另一侧墙角的窗帘后面,从窗帘的缝隙透过大玻璃看见刘绍成进了310室,随手关上了门。
  我走出了墙根,站到了两个窗帘之间的位置上,这样既容易隐蔽,也可以让视角更宽阔些。在310室的大玻璃的里面,陆阿姨靠坐在桌子的侧面,不时的瞅着刘绍成挂在裤鼻上的钥匙链,双手朝后撑在身体两侧的桌边,左腿稍微离地,右腿搭在左腿上,悬空着的右脚尖挑逗性地勾着欲脱未脱的高跟鞋轻轻晃荡着,动作诱惑极了。
  「不是吧,宝贝的这个动作,谁能受得了?」
  我喃喃的说。
  话音刚落,刘绍成就想扑上去,却被陆阿姨一把推开,高跟鞋也随之落地,然后陆阿姨边用脚尖去勾高跟鞋边他说着什么,他听到后,不甘心的站在陆阿姨身前,不断地上下打量着陆阿姨,尤其是依然在用脚尖晃荡着的高跟鞋。
  陆阿姨和他寒暄了有一会了,刘绍成的脸色不太好看,应该是满足不了陆阿姨提出的要求,看样子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不过这个时候,陆阿姨下了桌子,站到了刘绍成面前,拉着他的领带,和他换了一下位置,把他推到了桌边。
  「那王八蛋,肯定是搞不掂宝贝提出的要求,想开溜了,宝贝主动出击了。」
  我再次骂到。
  陆阿姨解开了他衬衫纽扣,摸着他的胸膛,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又解开了他腰带,「哗」的一下,裤子滑落到了小腿,落成了一团,陆阿姨抬起头,和他说了几句,他乖乖的脱掉了鞋子和裤子,陆阿姨随手一摆,把鞋子和裤子推到了离门更近的地方。
  「不会吧?难道是……」
  我有些惊讶的说到。
  刘绍成的内裤已经完全被大鸡巴撑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想让鸡巴摆脱内裤的桎梏,陆阿姨看穿了他的心思,左手撑开了内裤的松紧带向下一拉,内裤褪到了大腿处,右手握住大鸡巴,套弄了几下之后,又和他说了些什么,他兴奋地点了点头,就被陆阿姨拉着领带,像耍猴人牵着手中的猴子一样拽进了里屋。
  我也马上进了309的里屋,透过里屋的大玻璃,看到了让我非常吃惊的一幕,刘绍成居然非常听话的被陆阿姨牵到了医疗床椅上,身体完全躺好了之后,陆阿姨摘掉了他的领带,他主动地把手伸向了脑后的小靠垫后面,任由陆阿姨用领带把他的双手交叉着绑了起来。
  看着陆阿姨绑好了刘绍成的双手,我嘀咕着说:「那王八蛋怎么会这么听话?还让宝贝绑他的手?实在是看不明白了。」
  绑好了之后,走到床椅的中间,伸出手指,在刘绍成的乳头上拨弄了几下,他的身体阵阵哆嗦,试了几次之后,陆阿姨从床椅下拉出了一条类似于安全带的医用固定带,固定在了他腰间,固定好了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够保险,于是又拉出了一条,固定在了他的前胸,这样一来,他就被彻底的固定在了医疗床椅上了。
  「难道宝贝和他说的是女王?这王八蛋喜欢女王?」
  我又自言自语的说。
  陆阿姨笑盈盈的看着刘绍成,抬起了右脚,放在了他的胸前,往上撩了撩裙子,解开了丝袜吊带,绷直了右腿,裹着丝袜褪到了脚踝后,微屈着腿,踮起脚尖,拇指伸进丝袜里,向下一扣,丝袜褪下了后跟,用后跟点着前胸,抬起脚尖,左手抓着袜尖,将丝袜高高拉起,直到袜口完全离开美脚,然后将丝袜轻轻的飞到了他的脸上,脱掉了右腿的丝袜,陆阿姨又用左腿给他重复了一遍,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香艳至极,刘绍成早已被这无比销魂的动作迷到神魂颠倒了,丝袜落到他脸上之后,他疯狂的吮吸着、舔舐着,大鸡巴顶的老高,被捆绑着的双手和躯干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无奈陆阿姨绑的太紧了,任凭他如何挣扎,也只是徒劳而已。
  陆阿姨太厉害了,让他欲火焚身,却又动弹不得。最可惜的就是这么高级的丝袜,便宜了这个王八蛋了。
  刘绍成还在如痴如醉得品味着丝袜的芳泽,陆阿姨脱掉了他的内裤,然后无情的剥夺了他的迷梦,先是抽走了一条丝袜,把他的右小腿放到了旁边的放腿架上后,拉直了丝袜,在他小腿正面和放腿架的架子下,来回的绑了好多圈后,用袜口和袜尖打了两个结,抽走了另一条丝袜的时候,刘绍成嘴里嘟嘟囔囔,像是和陆阿姨抱怨着,陆阿姨没有理会他的抱怨,依然是笑盈盈的,在他不满的眼神中,绑好了他的左腿。
  「这次那个王八蛋彻底动不了了。」
  我笑着说到。
  陆阿姨没有理会他的不满,而是走到了靠近楼道的大玻璃跟前,拉上了窗帘。
  女王要登场了,我也该行动了,出了里屋,走到了外屋,陆阿姨把310室里屋和外屋之间的大玻璃的窗帘也拉上了,为我进去取钥匙扫清了最后的障碍。
  出了309室,我在楼道里蹑手蹑脚的走到了310室门口,还没等扭动把手呢,门就开了,陆阿姨稍稍的探出了一点脑袋,边递给我钥匙边和我说:「小宝贝,待会小心点,他彻底动不了了,得手后,放回钥匙,到我办公室,发信息给我。」
  陆阿姨刚说完,里面就传来了刘绍成催促和不满的声音。
  「雁梅,干嘛呢?关个灯,这么长时间啊?」
  「你急什么啊?我看看门关好了没有,顺便洗洗手。」
  说着,陆阿姨冲我笑了一下,之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拿到了钥匙,我马上去了刘绍成的办公室,用了40分钟左右的时间,把所有的工作都搞掂了。
  悄悄的放回钥匙之后,我去了陆阿姨的办公室,给她发了一个信息,过了10分钟,陆阿姨回到了办公室,对我们说:「小宝贝,等我穿好丝袜之后,咱们一起出去。」
  说着,就从手袋里拿出了一双没有拆包装的丝袜,打开之后,也是一双超薄的黑色长丝袜,和之前穿的那一双是同一款式的。
  回家之后,尽管夜已深沉,但我和陆阿姨却毫无睡意,我们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那些证据,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小宝贝,你太棒了,有了这些最重要的东西,咱们基本就成功了。」
  「宝贝啊,还是你利害,居然把那个王八蛋制的服服帖帖的,乖乖的让你绑了他。宝贝,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啊?你是怎么让他那么听话的?」
  我问到。
  「什么迷魂汤啊,完全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他就乖乖就范了,到让我省了不少事儿。」
  陆阿姨笑着说。
  「什么玩笑话啊?」
  「当时看他那副嘴脸,我非常反感他,根本不想和他上床,于是就试探这问了一句,『你愿意玩女王吗?』,说完之后,我都没当这是句话,可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而且还流露出很激动、很亢奋的表情。他既然当真了,那我又何必放过他呢?」
  我感到不可思议,「看不出来,那个王八蛋居然还是个女王控?」
  「是啊,真没想到,他居然好那一口,不过对于咱们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本来是要色诱他的,结果那个王八蛋喜欢被女王,哈哈。」
  陆阿姨笑的很开怀。
  「小宝贝,别得意了,我问你,去他办公室的时候,没人看见你吧?」
  「宝贝,绝对没有,你就放心吧。在楼道里,我都是确定了没人之后,才开的门,进去之后,就关上门了,谁知道啊。」
  「那就好,那就好。」
  「宝贝,我去取证据了的时候,你是怎么收拾那个王八蛋的?」
  「很简单啊,给他打手枪啊,整整50分钟,让他精疲力竭,彻底断了他的非分之想。收到你的信息后,和他说『对不起啊,主任,马上就下班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我先走了。』说完后我给他松开了双手和束在躯干的固定带,丝袜送给他了,让他慢慢解去吧。」
  「宝贝,可怜你那双高级丝袜了,就这么便宜那个王八蛋了。」
  「小宝贝,就算是补偿吧,毕竟拿到了咱们想要的东西,还绑了他那么久,送他一双丝袜算什么啊,再说了,这也是我送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了。」
  陆阿姨轻松地说。
  我仍有些疑惑,「宝贝,我总觉得这是你设计好的,否则的话,你干嘛还要带一双一摸一样的丝袜呢?」
  「小宝贝,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女人嘛,都这样,特别是穿丝袜的时候,一般都会备用一双相同款式的,否则万一抽丝或者破了,要是没得换,会很尴尬的!所以,为了做到有备无患嘛!只要是穿丝袜,我的手袋里都会有一双备用的。」
  「哦,原来如此啊。」
  说完后,我看着桌上的那些复印件,问到:「宝贝,刘绍成那里的证据咱们拿到了,接下来就是李翔升那里的证据了吧,你说的『特别的帮助』究竟是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陆阿姨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又看了一遍那些复印件,最后装到了一个档案袋子里。
  「宝贝,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小宝贝,你着什么急啊,再等几天,就会看到的。」
  「可是……」
  「别可是了,小宝贝,就让悬念留到最后吧。」
  说着,她向后欠了欠身子,把两条腿放到了沙发上,说:「小宝贝,刚才好紧张,现在突然放松了,腿和脚都很困,给我按按吧。」
  「好的。」
  我向右挪了挪身子,抓起了她的左脚脚踝,放在了大腿上。
  我低着头,隔着丝袜揉捏着她的脚底,看着丝袜里隐隐若现的脚趾缝,问到:「宝贝,你的脚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凉啊?你真应该好好看看了,不然对身体很不好的。」
  「不都和你说了,没少看过,该调养的也都调养了,就是没用,后来索性就不管了。」
  「怎么能不管呢?脚凉了身上肯定冷,体寒了非常的不好。」
  「呵呵,脚凉的人很多的,可能我的情况过于特殊了,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了,再说了,不是还有小宝贝嘛,多给我按按,比什么都强的。」
  陆阿姨露出了很舒服的表情。
  「这是没得说,只要条件允许,随时随地都可以,问题是很多时候条件不允许,所以,该调养还得要调养。」
  「放心了,小宝贝,一般我在家里没事儿就会自己按按的,要是感觉到凉了,会泡脚的,要不就弄个暖水袋暖脚,在单位里很忙的,闲不下来,走来走去的,也感觉不到凉。」
  我笑着说:「宝贝,这样最好了。」
  按了一会,她的左脚渐渐的有了一些温度。
  「小宝贝,我感觉到热了。」
  「那要不换右脚吧?」
  「不要了,再按一会吧。」
  「好的。」
  「小宝贝。」
  「怎么了?」
  抬眼一看,陆阿姨的样子非常的妩媚。
  「我也想给你按按。」
  陆阿姨娇嗲嗲的说。
  「给我按脚?我脚不凉。」
  「不是了。」
  说着陆阿姨向前挪了挪身子,抬起了右腿,绷直了脚尖,伸向了我的裆部,然后用丝袜包裹着的脚底隔着大裤衩摩挲着我的大鸡巴。
  没几下,我的大鸡巴就有了强烈的反应,欲望也渐渐的被勾了起来,还在给她做着按摩的双手,变得愈加的无力,两条腿像是被牵引着一样,不断的大腿内侧夹着她的右脚。
  「宝贝,哦…好爽啊…」
  「小宝贝,小弟弟都硬了,我好像要!」
  陆阿姨娇喘这说。
  「好的,宝贝,这就给你!」
  说着,我扑向了陆阿姨……
  几天之后,市检察院掌握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康复疗养中心的医疗设备舞弊案的相关证据,随即市检察院成立了专案组,由检察院的副检察长钱弘初负责带队侦办此案。
  专案组成立的第二天,李翔升和刘绍成被请去喝茶,一个礼拜的时间都不到,案件真相大白,可出人意料的是,李翔升和刘绍成又都被放了出来。
  不过,他们在专案组品茶期间,李翔升他们公司因为严重的经济问题被暂时查封了,刘绍成也因为严重违纪问题,被医院停职了。
  没过多久,市第一人民医院专门召开了两次党委会、院务会,专门讨论刘绍成严重违纪的问题,第一次的党委会、院务会的研究决定是:对刘绍成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只保留工作编制,具体岗位由康复疗养中心负责安排。
  第二次的党委会、院务会的研究决定是:任命*** 同志为康复疗养中心支部主任;任命王梦琪同志为康复疗养中心支部副主任;并责成*** 同志在半个月内召开支部会议,重组支部班子,确定支部成员、选举支部书记、副书记。
  康复疗养中心的新领导任命了之后,这件事情也就基本结束了,可是这样的结果,让我非常的不满意。
  见到陆阿姨之后,我牢骚满腹的说:「宝贝,这就完了?咱们辛辛苦苦的找证据,最后那俩王八蛋都好好的出来了,我真是觉得不公平。」
  「小宝贝,火气别那么大嘛,我觉得很公平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太重了反而我有些接受不了。」
  「啊?宝贝,你什么意思啊?他们那么对你,你还为他们着想啊?」
  我不解的问到。
  「小宝贝,我不是为他们着想,是因为现在的处理结果就是我当初的底线,我没想让他们身陷囹圄,只是想让他们身败名裂就够了。」
  「这个……这个……宝贝,你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
  「小宝贝,我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但同时我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虽然我不喜欢刘绍成,可是除了那件事情,他一直都对我很好,我要收拾他,只针对他出卖我那件事儿,他想做副院长,给他搅黄了就可以了;虽然李翔升想算计我,可毕竟没有成功啊,而我和他曾经也有过真挚的快乐,我也很怀念的,所以我不想让他承担太多。他们和谢博康不一样的,对谢博康,我只有恨,所以才让他变成那个样子。」
  「宝贝,那这么说,他们在专案组品茶期间,是你给他们求情的?」
  「是的。」
  陆阿姨点点头,又说到:「小宝贝,我想你已经知道『特别的帮助』意思了吧。」
  「案子是检察院查的,专案组是检察院组建的,一把手是副检察长钱弘初,这种事情,除了一把手,恐怕没人能够左右局面的,我想应该是钱宏成吧。」
  「小宝贝,你很聪明,说的一点没错,就是钱弘初。」
  我知道钱弘初给倩倩爷爷做过秘书,有了这层关系,一般的事情,陆阿姨去找他,肯定没问题。可是,这件事情,陆阿姨去找钱弘初,是怎么和他开的口?
  难道钱弘初也是陆阿姨的情夫,或者是钱弘初借此要挟陆阿姨。
  「宝贝,他和老爷子的关系我是知道的,但这件事情,不是叙旧情就能够解决的,再说你也没法向他们说实情,这个时候,能够向市里的大红人开刀,恐怕除了勇气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呵呵,小宝贝,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了,其实也没法不告诉你了?不过就是我不说,现在你也应该明白了吧。」
  陆阿姨的话印证了我的判断,「宝贝,我明白了,只是我想知道,你们是之前就好了,还是因为这件事儿在一起的。」
  「小宝贝,你想问他是不是借这件事儿要挟的我?」
  我点点头。
  「他没有要挟我,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真的?」
  「小宝贝,真的,我没骗你。」
  陆阿姨很真诚的说。
  「哦,那你们的保密也做的太好了吧,居然一点风都不透。」
  「他是很好的一个人,我必须爱惜他的名节。小宝贝,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你可以理解。」
  陆阿姨非常认真的说。
  「我懂得!」
  我吻着她的额头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