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之妻枕边睡

人妻小说   2021-05-12   加入收藏夹

此刻,想到压抑了一个多月的欲望马上就能好好发泄一番,不禁兴奋起来,只觉心跳加速、喉咙发热。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抱住这女人,把她推到墙边,女人比我矮半个头(兄弟个人情况还没介绍,不穿鞋净身高175,不穿内裤净重141斤)。她有点惊恐,虽然被我一把抱住,但双手还是做着挣扎,她抬头望了我一眼说:「在这里吗?」哦,在小客厅里恐怕是不好,我松开抱着她的手,先把客厅的窗帘拉了起来,然后带她进了卧室,收好窗帘,总之外界是不可能看到屋内的情况了,我也放心下来。

  我让她坐在床上,准备脱衣服。女人犹豫了会儿,又说道:「能把灯关掉吗,我不习惯开着灯做这事。」这时我有点火:「你怎么这么多不习惯?到底是你伺候我还是我伺候你呢,你说不习惯,我还不习惯来深圳呢。再说关了灯,我怎么看得到你身体。」女人听了,无奈的低下了头,默默地脱起连衣裙来,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我发现她的皮肤真的很白皙,也比较光滑,话说在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能保持成这样也很不错了。她里面系了件黑色的文胸,把两个膘肥白嫩的大乳房衬托得高耸诱人,乳沟很深。」把文胸也脱掉吧。「我命令式的说道。

  女人仍低着头,面容似乎显露出羞赧之色。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是第一次出来做这个吗?」女人依旧不正视着我的眼睛,自故说道:」别问这些了,行吗?」」那好吧,你脱吧。「女人缓缓从身后解开文胸的背扣,然后整个文胸就从胸口滑落下来。只见她两个白皙的大乳房饱满而高耸,皮肤比较细腻,褐色的一圈乳晕很大,比老婆小彤的略微浅一点,两粒圆圆的奶头呈咖啡色,像成熟的果实一般镶嵌在圆润的乳晕上。小腹算不上平坦,但好在不过分肥腻,一道妊娠纹清晰可见,阴户周边也生着浓密的阴毛。生过孩子的熟女啊。看着眼前的春色,我的阴茎不禁硬了起来。

  女人略略站起身子,把连衣裙脱到地上,这时我惊讶的发现她丰满白皙的大腿上有一块块很重的青紫,还有淤血,因为皮肤白的缘故,看的特别真切。这时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妹子,你这是被电瓶车撞了还是怎么的,怎么会弄成这样?」(当时还真以为是被撞了,压根没想到是刚才那些站街女弄的)。女人说道:」没关系的,过几天就会好的。「」你说没关系,我可觉得有关系。「说着,我赶忙从床柜里拿出一盒云南白药(出门在外的,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也好早做准备,老婆想的还挺周到的)女人见了,一再推辞说不用。我也有点急:「你说不用,但我觉得要用,我是你的客人,你得听我的话。再说我可不喜欢和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女人上床,这块我给你贴上,剩下的给你自己更换。说着我不由她拒绝,坐在她腿边,把膏药给她贴上。女人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你,这钱你最后扣掉吧。「不用了,虽然我们可能今夜之后不会再见面了,但听你的口音也不像本地人(后来知道她是湖南的),那我们现在都算客居他乡,也算同病相怜,互相照应下也不为过吧。

  这话当时的确发自肺腑,一方面是我真的不喜欢女人身上有太大瑕疵,可能大家会觉得我要求比较高吧;另一方面是我真的挺同情这女人的,感觉她很不像干这行的。「女人这时抬起了头,水汪汪的眼睛毫不闪躲的凝视着我,又轻轻地说了声:」谢谢。「此刻,我也仔细打量了下她的脸颊,虽然算不上多么的美艳动人(事实上,同年龄的周迅、大S这类我觉得还不如她呢,妆化得像粉墙一样,卸了妆出去根本不能见人,另外周迅的公鸭嗓子也是让人无法消受啊,同为公鸭嗓子的台湾演员刘雪华虽然这方面也存在类似问题,但人家演技功底深厚,而且作为一个演员难能可贵的是对狠心抛弃自己的男人依然有情有义,哪像周迅这个骚货啊,东一腿,西一腿。裤裆发痒)虽不是美艳动人,但可以说是五官端正、白净清秀,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来说还是比较讨好人的。但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她的一双眼睛像极了九十年代一部热播电视连续剧《封神榜》里面的商青君。说到这个,可能很多80、90后的朋友不是很了解,我就简单解释下,那时正好是我高中毕业在家,父亲托朋友装了台黑白电视机,彩电全村就个把两台,黑白电视机也不是每家每户都普及,还得找到县城的「专业人员」才行,惭愧啊……九十年代初别说我们这种穷乡僻壤,就是发达一线城市,能收的电台也不多,全国热播的电视剧也没多少。那时晚上全家人围在一起看《封神榜》,除了剧情很引人入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商青君的那双眼睛,虽不能用古典文学中的华丽笔触来形容,但却胜在显得多情。正巧女演员徐娅也是湖南籍的,只不过不同地方。只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深深被她所吸引,是一个纯情处子对一个女性简单却纯真的感情。

  徐娅所处时代的演员估计现在的80、90后基本没有人知道,(还出演过家春秋)。现在的孩子只知道周杰伦、陈冠希、杨幂这些。话说几年前的一节课上,我在评讲试卷,有个男生竟然在下面和同桌偷偷把玩周杰伦的cd专辑,当时我狠狠把他俩训了一顿,然后给我在墙角罚站。咱农村子弟凭的是什么以后能够出人头地?咱们有大城市孩子的优越环境,还是你们都有爱因斯坦、高斯的那些头脑啊,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读书啊。当时我也只觉得比较气愤,但如果他们看的是高胜美、孟庭苇、费翔之类,也许我就批评下而已,罚站就免了。

  (呵呵,这是在开玩笑啊,各位朋友不要觉得我对待学生比较粗暴)扯远了,回来……女人的眼睛像极了商青君,因为那是作为一个男生喜欢的第一个女性形象,尽管无法接近,却难以忘怀。这双眼睛又是那么的多情,让人怜爱。我就在想这个女人是否也是一个多情之人。

  我扶着她上了床,自己也很快脱光衣服。我问了她一句:「妹子,能告诉一下我你怎么称呼吗?我从来不和一无所知的女人发生关系。也许你可能不愿意说。」女人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道:「叫我阿芳吧。」事后证明那是真名(姓名里面的确有个「芳」字)。我又问道:」你有35岁吗?」」今年37了。「我回道:」好的,那你可以叫我珠哥,小哥大你两岁。「阿芳点了下头。我和阿芳因为是对面坐着,自然她的脚就在我面前。我用手掌托起她的右脚,仔细看了起来。脚的尺码大约和小彤差不多,应该在37码左右。脚弓柔嫩温腻,脚踝纤巧细致,脚拇指上的指甲也比较剔透。

  (很多朋友不要认为不可思议,纯属无心插柳,其实不尽然,世间一切皆有因果关系。本人很恋足,平常也喜欢看看一些女明星的脚部特写,但很多脚部皮肤都保养得很差,脚弓也有点变形,这主要是高跟鞋和一些指甲油惹的祸,过高的鞋跟使脚后跟承受压力过大,脚弓发生形变,长此以往对足部健康影响可想而知。指甲油含的有害化学物质也不可小觑)我把玩着阿芳的脚,情不自禁的把她的脚趾放在嘴里含了起来。她的玉足并不难闻,仅仅是女性的那种体味混合一点轻微汗味。阿芳见我这样,脸上显示出意外而不知所措的表情,脚也试图向后缩,可我抓紧了她的脚跟,不断地吮舔着她的脚趾和脚掌。不一会儿,她的脚丫上就变得湿湿的。此时我的肉棒也翘得老高,我抓住她的双脚说:「先把我这里弄一下吧。」说着就把阴茎夹在她的脚掌间不断摩擦。阿芳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喜欢这样?」我回道:「没办法,就好这口。再用脚趾把我这里弄弄。」不消多时,我的肉棒就涨得老大,随之我在她脚掌亲了一下便让她停止了足交。我靠近阿芳身上,双手按住她两个丰满白嫩的大奶子,把头埋在了她乳峰之间,从她柔软的乳峰上一直舔到乳晕,然后含住她的奶头,用牙齿轻咬着。

  阿芳此刻双手虽轻轻地推着我的前胸,但身体似乎已经变得敏感起来。能觉得她身体在抽动,有时因为奶头被我的牙齿磨得比较疼,嘴里微微地呻吟着。持续了数分钟,我顺势摸了下她的阴户,已经很湿润了。同时我的肉棒也等得不耐烦了,准备插入,阿芳喊了下:「带上套子吧。」说着从连衣裙口袋里拿出套子给我套上,说真的我还是蛮扫兴的,平时和老婆做爱从不带套的,觉得隔着层东西总不那么真实。但这也无奈啊,于是我对好她桃源洞的入口,分开她的大腿,把绷紧的肉棒一鼓作气的插了进去,只听阿芳「啊」的一声叫了下,我的阴茎已经粘着她的淫水进入了她体内,在她阴道里面冲杀。阿芳的阴道和小彤的区别在于,小彤属于外窄内宽型,开始进去有些困难,感觉阴道太小,但深入之后发现还是比较有弹性的。阿芳的阴道开始进去倒不多困难,也许是因为她出水很多,阴唇比较疏松开了,进去之后觉得纵深感比较平均,能恰到好处的裹住肉棒,另外她的阴道壁似乎厚些,或许是带了套子的错觉吧,总之很不喜欢带套做爱。我搂着她的腰,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此时的阿芳已不再带有开始那种轻微的抵抗,而是回应似的抱住我的后背,任我的宝物肆意地侵略着她的身体。那时,我猜想或许是她的身体已经接纳了我的身体吧。

  持续插了五六十下,我们因为身体都太激动不觉流了很多汗,我也有着强烈的要喷射的感觉,终于我拔出了肉棒,快速的扔掉套子(这东西真讨厌啊),「哗」的一下把精液都射在了她肚子上。阿芳懒懒的从床上爬起身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擦拭了下体。

  本来,压抑了这么久的欲望,今夜该是好好发泄几番的,但看到阿芳大腿上的伤,想到刚才好几次大幅运动中的碰触,她似乎很痛,虽然意犹未尽,但有些于心不忍,便说:「今天就这样吧。」阿芳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缓缓说道:

  「那就算快餐吧,你给我50好了。」听到这些,我心里有些不上不下,要不是看你比较可怜,今天我非把你操的站不起来不可。

  我一把夺下她的衣物,阿芳双眼闪着不解的目光:「你还要吗?」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200元,夹在阿芳丰硕的乳峰之间说道:「就算包夜,是我今天比较累了,多的一百算小费,我对你的服务很满意,这里的消费习惯你该知道的。」虽这么说着,但触碰了阿芳的乳房,看着她的脚掌因为侧在床上而起的皱褶,我的肉棒又硬了。

  阿芳不知道是因为多赚了一百感到高兴,还是了解了我的用心,(那时纯属猜想而已,再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嫖客呢,说不过去),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珠哥。」我继续说道:「虽然今天不做了,但毕竟你收了包夜的钱,也不该再接其它生意了,不如洗个澡,就在这里睡吧。反正我老婆也不在这边,多一个人也能排解下寂寞。」阿芳「欸」的应了一声,便下了床向卫生间走去,看着她充满丰韵且随着腰肢摆动的臀部,我的肉棒肃然起敬。

  大约过了一刻工夫,阿芳洗完回到了卧室,说道:「热水器好像有点失灵。」管他呢,老房子,老设备了,难免也会有点问题的,改天叫人修一下吧。「那你睡觉的时候还是关掉煤气阀好,也安全点。」听了这话,我觉得这女人心还挺不错的,多情与否不知,但至少属于比较善的一类人。这我喜欢,我说道:「衣服就别穿了,和我一起裸睡吧。」之后,我们并无太多言语,躺在床上各自睡去。我也故意揩揩她的油,手总放在她奶子上,腿也往她小腹上架。她也不言语。
  就这样,之后我们就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夜。早上天还没亮,我就准备起身,因为平时一直有早起的习惯,看了下放在枕头边的表:五时三刻。这时却发现阿芳已经穿好连衣裙,并且轻轻地下了床。忽然看到我坐起来,阿芳微微地笑了一下:「你醒了。」我半开玩笑似地说:「怎么?准备要走了,也不和老公说一声,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嘛。」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但阿芳却只是淡淡地回了声:「嗯,我得走了。」也许是因为昨天没有尽兴,也许是阿芳给我的感觉和其她风尘女子不太相同,而且也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我连忙问道:「那我以后还想找你的话,怎么联系你呢?还是去昨天的地方吗?」阿芳眼中似乎有些惊讶的神色,随后黯然地说:

  「我就在那附近。」这时,我突然有种想进一步了解她的好奇心,于是说道:

  「妹子,你看我这儿离你那边也有不少路,下次我去你住的地方怎么样。」阿芳听后,断然回绝道:「不行的,我那里不可以做这种事的。」「你老公不知道吗?」刚说出口,只觉阿芳似乎很痛苦的神情,随后凄凄地说:「我住的地方是招待所……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看她这种表情,我当下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什么了,也许这个女子遇到了什么家庭变故,又或者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因此才做出这种无奈之举。注视着她茫然措施的样子,我只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那双「有情」的眼睛此时也格外让人觉得心酸。

  终于,我鼓起勇气,说出了我现在都不理解当时如何有这种魄力的一番话:

  「妹子,这个地方对我们而言都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如今你也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不管你我有着怎样的牵绊或际遇,我们却是遇见到了一起,也算是有缘人,你愿意住到我这里吗?」阿芳抬起了头,又垂下腮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昨天起就知道,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事情只有我自己才能面对,我并不想麻烦到你。

  「我说道:」你别误会,我并不是单纯同情你才这么说的,只是我也有我的难处,你看,我也是一个人出门在外,背景离乡,虽然有个落脚处,但生活上也有诸多不便,没有人打扫屋子,工作了一天,也没有人弄个热汤热水(咱虽农家子弟,但因为独生子的原因,爷爷奶奶自小也算爱护有加,除了些义务分配的农活,家务事倒很少去做,婚后也是这样,小彤负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也许她认为我是读书人吧,哎……可怜的读书人)。所以你能搬来这边,就算和我做个合租室友这么简单。这小套房我厂里有补贴,剩下要我自己出的也不算很多。你要做的就是每天打扫打扫这间屋子,弄点饭菜什么的,行吗?当然,也许你会觉得这么点钱想在深圳请个全职保姆,是不是太抠门了。「阿芳听后只是默默低着头,转而望着我欲言又止。那时觉得虽不是完全说动她,但至少也有些作用,于是赶紧趁热打铁,我拉着她坐到床前,继续说:」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的,本来我也想请个钟点工,给我烧烧饭的(这话有些不实,兄弟自己说了都觉得心虚,每天在外面吃饭虽然不怎么划算,但四叔经常有些应酬带我参加,没有应酬的时候也让我去他家里一起吃饭,厂里食堂中午也有午饭供应,所以一个月真正要自己花钱的也就是早饭和几顿为数不多的晚饭而已)。

  「再者,我接着说道,」你住哪里不也一样吗,反正都不比自个家,你就权当换个地方好了,唯一不同的是咱们这儿环境虽说不上多好,但至少有人情味,比如昨晚你让我注意睡前关煤气阀是吧?如果你不提醒,说不定哪天真有隐患呢,你说是不,妹子?」阿芳听着,仍是一言不发,于是我说道:」不做声就是答应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阿芳焦急的说:」我……「我不等她说完,就回道:」什么你我的,虽说你是个女流,但我们出来混的都得说话算数,你总不会让别人觉得你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吧?」阿芳这才轻声应道:」那么珠哥的好意妹子就不推却了,只是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反悔了,那就告诉我,我一定会搬走的。「听她答应了,我顿时感到很高兴,便说道:」大丈夫一言,八马难追,外加九个香炉。「阿芳听了不觉」扑哧「笑了起来。忽然觉得阿芳笑得挺好看的,眼睛像徐娅那样多情,如果年轻的时候打扮一下也不会差多少呢。

  不觉和她都说了一个小时,想起还得上班,早饭还没解决呢,只觉腹中有些饥饿,便说道:「妹子,你饿不,一起去吃点早饭吧。」阿芳回道:「那好,我给你做,你冰箱里有些什么?」「什么都没有,纯粹是个摆设。」我拉着她站起来:「和我出去吃吧,反正我也得去上班。」阿芳轻轻答应一声,便穿起鞋和我来到外面。

  说实话,平时早饭,我都是摊点上随便下碗面条加个荷包蛋就应付着上班去了,一来本人不怎么挑食,二来也可以省点钱。但想起这次和阿芳一起,也就不能照往常这样了。于是破天荒的来到了紫苑楼(一家比较高档的风味小吃)。

  刚进门,热情的小姐就迎上来,笑盈盈的说道:「先生,太太早上好,两位吗?请跟我来。」看来真把我们当夫妻了。然后我们就二楼窗口边的位子对面坐了下来。我悄悄地对阿芳说道:「看来我们挺有夫妻相的。」阿芳羞涩的笑了一下。接着服务员小姐拿来菜单请我们点菜,我问阿芳到:「你喜欢吃点什么?」阿芳有些局促:

  「我随便什么都行,你看着办好了。」服务员小姐便把菜单递给我,我说道:

  「你还是给这位小姐点吧。」说罢,女服务生充着阿芳笑了一眼,阿芳白皙的面颊更是「唰」地一下红了。看着阿芳似乎有点窘境,于是我只能代为点了。

  服务生走开之际,阿芳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真是的,我再过几年都四十的人了,怎么还叫我小姐?」我不以为然地回道:」那有什么,你现在不是正当年吗?」」什么正当年,我丫头都17了,明年就考大学了。「我继续打趣道:」如果你不让我叫你小姐,我就照湖南喊得叫你美女了。「阿芳被我逗得焦急起来:」你也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不正经?」我笑道:」怎么不正经了,我年前还是老师呢。你不要老皱褶眉头,要多笑,你不是西子黛玉这种类型的。「阿芳似乎是无奈地笑了一下:」都老太婆了,还西子黛玉呢!「我狡黠地回道:」我喜欢熟女,特别是美熟女。「阿芳又羞红了脸。

  说到早饭,因为在老家比较喜欢包子水饺一类,就点了几样,记得是「蟹粉小笼包、绿茶鲜虾饺、酢皮鸡蛋挞、蜜汁烤香肠,两杯浓豆浆。阿芳看了似乎有些为我心疼:」你都这么花钱啊,这些太浪费了呀。「果然结账的时候花了近一百元,这还头一次经历这么奢侈的早餐,算了,安慰一下,人凡是不都得经历一下嘛,有利有弊,毕竟也到了肚子里了。

  吃罢早饭,我和阿芳准备离开,我再次叮嘱了下:「晚上你就搬来吧。不要做不诚信的人啊!「阿芳幽然一笑,不置可否。

  接着,我便走了出去。来到厂里,只觉一整天脑子里都在想着她,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来,生怕她改变主意。连老张要我把统计表给他,我拿给他的竟然是茶杯,只觉得茫茫然。然后在老张和几个同事惊异的眼光中,才窘迫起来。临着下午下班,心里一直盼着福叔不要再有什么活动,不然真得出问题了。还好,福叔下午两次碰见我,也没说什么。熬了一整天,总算碰到下班了。这时我急促的换好衣服,溜出工厂。拦了辆的士,打道回府。(又浪费了一下,要知道平时可是公车啊)回去的途中,连忙关掉手机,以防福叔那边有什么变化,这样一来即使有事找我,也可以说电池没电了,回去之后一时忘了充电。到了家门口,想起阿芳要来,也没什么吃的,晚上再去馆子口袋非得破产不可。于是附近的菜场买了几样熟菜,然后严阵以待。

  一直都六点半了,阿芳却还没有来,我的心不免感到焦急起来,担心她会不会中途变卦。就在这种紧张的担忧之中,门铃响了,我飞快冲到门口,开了门,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要等的人终于来了。看到阿芳还拿着一个厚厚的行李箱,我替她拎了箱子,让她赶紧进来。

  一起吃着饭,我问道:」招待所那里退了吗?」阿芳轻轻」嗯「了一下。其间,我几次试探性地打探阿芳的家庭情况,可阿芳似乎不愿透露,只是说道:」别问这些了,行吗?」于是只得打住。

  吃罢晚饭,阿芳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说道:」以后别这么花钱了,挺浪费的。「其实我也有此意,就和她商量了下以后的早晚饭问题,早上下完面条,煮个鸡蛋或者煎个荷包蛋都行。晚上买点素菜,我平时还是素菜吃的比较多些,个人饮食比较清淡,荤菜做点红烧肉或者炖些鱼汤就可以了。初步合计了下,大约每天五十元左右,于是我拿出五百块放到她手里:」这就算下个礼拜的吧。「待洗漱完毕,我和阿芳躺到了床上。毕竟阿芳也不傻,虽然说是家务劳动抵消房租和伙食,但晚上的陪睡自然是少不了的,这点,我俩人似乎是心照不宣。

  在床上,我侧着一边,并没有动作。阿芳看我未睡着的样子,脱下花边睡衣,轻轻用手碰了下我的胳膊,小声问道:」珠哥,你要吗?」对于一个新鲜成熟而且很性感的女人肉体,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说」不要「大概都是不现实的。但我一方面因为阿芳腿上的伤还未全好,一方面不想让她把我想的那么卑劣、乘人之危,和很多男人那样,只是在她褐色的奶头上捏了一把,说道:」妹子,今天你也累了,我也有点疲劳,早点休息,明天早起吧。

  「阿芳解释道:」没事的,我腿已经不疼了。「」我真的有点累了而已。「阿芳回道:」那好吧,明天我你给煮面。「就这样,又过了一夜,相安无事,可我的兄弟明显不愿意了,一直翘得高高的……第二天清晨,起身后,发现阿芳已经先起了床,原来她已经买好面条和鸡蛋回来了,在那起先一直闲置的小厨房里忙活着。不多时,热气腾腾的面条和煮鸡蛋便摆在了小餐桌上。我发现一点:就是湖南人喜欢吃辣,以前只是听过,这下眼见为实了。在之后和阿芳相处的过程中更是发现这点,能加辣的一定会加辣,不能的也要加一点。

  偏偏我什么口味都吃得,唯独怕吃辣。虽然阿芳只是在我的面条里加了一点点,可吃着冒热气的面条,又带些辣,一会儿便渗出豆大的汗珠,阿芳见了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珠哥,我不知道你这么不能吃辣,我给你重做吧。」我喝了一大口凉水:「不要紧,下次鸡蛋就不要蘸辣酱了。面条稍微放点,没关系,吃着还香一点。」嘴上这么说着,舌头仍然像火燎,继续大口喝水。